美在东川
东川的失落
[作者:发布时间:2016-12-01 09:21来源:]

一个月,两次到东川,始终有一种淡淡失落相伴。这座曾经因铜而盛,如今又因铜而衰的城市,隐藏着许多难言的痛。艰难而漫长的“三区”移民之路,即将到期的再就业特区优惠政策。大山深处等待搬迁村民、城区破旧大院里失业工人的脸上……无不写满了这座“天南铜都”的失落。

新中国成立后,东川因丰富的铜矿资源于1958年10月设地级东川市。那时的东川:有让人艳羡的大型国企东川矿务局,云南最知名的骨科医院东川矿务局医院,云南最先进的公安侦查系统,名声在外的东川一中……

新旧世纪交替之际,东川矿务局破产,东川头上的光环也随之日渐暗淡。以前无论是民间还是政府,都围着东川矿务局转。1998年12月6日,国务院批准撤销地级东川市,设立昆明市东川区。这座由周恩来亲自批准成立的地级市,像是经历了一次大起大落的过山车。此后的东川,迈入了艰难的转型时期。虽然昆明市对东川给予很多支持,但至今东川仍是工业主导“一铜独大”;受地质地貌影响,东川交通建设成本高,长期处于公路、铁路网络的死角。到目前为止,东川区内仍没有高等级公路,是昆明市14个县(市、区)中唯一没有通高速公路的。东川铁路支线到东川也断了头,没有连入畅通的铁路网络。在昆明市试行的最低工资标准、医保政策等方面,东川后面也总紧跟着一个括号“东川除外”。失落情绪也从民间,扩大到东川的整个公务员、企事业单位系统。

这种失落,也许从撤市设区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。2000多年的采矿史里,铜矿石源源不断地从东川采出、运走,但世代居住那里的人们非但没有富足起来,反而贫困缠身。轰轰烈烈地大力支援国家建设后,步入了尴尬和困难时期。至今,东川仍有多达6.2万等待搬迁的“三区”移民,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。超过10%的城镇失业率,时刻牵绊着东川的发展。在一些破旧大院内,大批失业者三代、甚至四代同堂,依靠低保度日。为节省每月几十元的水电费,一些年过六旬老人不约而同地过回拉水喝、烧木柴的生活。

未来会怎样,这座正处于转型期的城市充满了未知与不确定。(记者 朱勋航)